Nick Cave & The Bad Seeds - Push The Sky Away

好像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看到有人總是不厭其煩地分享自己的荒島唱片清單,除了在這數位音樂當道的時代,隨便一台手機或是MP3 player(連這都過時了吧)都可以輕鬆存放足夠聽到救援來到或是電池耗盡的音樂庫存,精挑細選已經失去意義,怎麼塞滿才是學問。我倒是從來沒有成功列過那樣的清單,取捨太過困難,漂流到荒島初期的驚慌恐懼,習慣之後的閒適自得,寂寞時的撫慰,看不到逃離可能的絕望,各種心境都要有適合的音樂,怎麼可能在短短的清單當中完整囊括。更現實的問題,既然都漂流到荒島了,要去哪找唱盤音響,可能泡水或者沾滿沙子的唱片,還得花上好長一段時間清理。但是我知道,如果真有這個清單存在的必要,裡面絕對少不了Nick Cave & The Bad Seeds的作品。至於要挑哪一張實在是個大問題,《Murder Ballads》和《The Boatman’s Call》是必備,新專輯《Push The Sky Away》也是。

離他們上一張讓我無從挑剔的作品,算一算也已經超過十五年以上。在Grinderman出現之後,一度以為Nick Cave & The Bad Seeds這個組合已成歷史。幸好,不管是後期那些過份的溫柔,或是從《Dig, Lazarus, Dig!!!》開始的滿溢噪動只是過渡,Mick Harvey的離團看起來也沒有造成致命的衝擊。《Push The Sky Away》以一種出乎意料的姿態出現,出乎意料,是指這樣一個有著將近30年年資的樂團的第15張專輯,竟然還會是一張堪稱重返生涯高峰的作品。
單就歌詞的字面意義,《Push The Sky Away》應該是他們目前為止最「現代化」的作品。〈We No Who U R〉不僅在歌名選擇使用這個受限於140字元時代流行的懶人縮寫,歌詞描述這個網路世界無所遁形的個人隱私,數位記憶的精準以及永恆,讓遺忘成為不再需要的能力。同樣在〈We Real Cool〉裡,相似的主題,令人不安的bass line,彷彿亦步亦趨地尾隨著。

Sirius is 8.6 light years away 1
Arcturus is 37 1
The past is the past
And it’s here to stay
Wikipedia is heaven
When you don’t want to remember anymore

當chorus一次一次唱到”Who was it?”,答案或許藏在Gwendolyn Brooks的《We Real Cool》 2裡,每一句的結語,”We”,是The Man,也是參與當中的我們每個人。

專輯當中的最長篇〈Higgs Boson Blues〉則把焦點從網路轉換到當紅的科學題材,提到了Higgs Boson(上帝粒子)、忘記一切的主角驅車前往Geneva(LHC的所在地,也是號稱發現Higgs Boson的實驗室) 3。引用了美國藍調歌手Robert Johnson和魔鬼交易的傳說 4

Robert Johnson and the devil, man
Don’t know who is gonna rip off who

是否暗示著人們不斷探索科學的極限也就如同和路西法交易一般,用人類已經貧乏的靈魂交易到的知識,或許是場勝利?是一首可以有很多種解讀的歌曲,沒有Nick Cave本人解釋,誰也很難猜測出他真正的意含,只是想也知道他不會給出什麼派得上用場的正面解答。
可以說是這張專輯重心的〈Jubilee Street〉,則回歸熟悉的Nick Cave & The Bad Seed的主題,妓女、嫖客、死亡、救贖,反覆的吉他旋律,像是滑著槳,撐著船,緩慢進入黑暗的渠道,在結尾一口氣被黑暗吞噬,然後撒下那道白色的光。

〈Finishing Jubilee Street〉光看標題會以為是〈Jubilee Street〉的延續,但是除了一開始提到剛寫完〈Jubilee Street〉之外(這是Nick Cave難得將自己的真實狀態寫入歌曲當中?),本身是一首關於惡夢的歌曲,一個叫做Mary Stanford的新娘,是1928年一艘同名的沈船的化身 5,奪走17條人命的海難,奪走了夢中新娘的孩童。除了將自己的狀態入歌,許多歌曲也大量以Nick Cave目前生活的Brighton為場景,除了城裡的〈Jubilee Street〉之外,〈Water’s Edge〉提到了Duke’s Mound 6,〈Wide Lovely Eyes〉的pebble beach,〈Mermaids〉裡,在岸邊礁石上等待著,誘惑著的人魚。這個我曾經短暫造訪的海岸城市,或許是天氣或許是季節,海灘意外冷清,被灰色天空壓著的那片海洋,只差沒見著這位頂上越來越禿卻堅持要留著滑稽長髮的大叔,彎曲著雙手插在窄身西裝外套口袋,走著,觀察著身邊的人們,年輕的,老的,貧窮的,富有的,男女,同性戀,腦中描繪著充滿謀殺、死亡以及總是在最後進入一種混亂漩渦的世界。

參考資料:
1. Sirius and Arcturus.
2. Gwendolyn Brooks:《We Real Cool》
3. Higgs Boson
4. Robert Johnson:Devil Legend
5. Mary Stanford Lifeboat
6. The Quietus Review
7. Aquarium Drunkard Review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